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我家的兇獸們超兇 > 第49章 一串糖葫蘆
    左依依的心思雖然不在戲劇上,但也是偶爾會瞄上幾眼,對故事的進展還是很清楚的。此時,梁山伯正登門拜訪祝英臺家,卻得知三年同窗的好友竟是女兒身,一時震驚無比。昔日的一幕幕瞬間涌上心頭,也是終于明白了祝英臺對他的情深意切,和自己的木訥愚笨,只是這時,一切都已經晚了。

    祝父已經將祝英臺許配給了太守之子馬文才,祝英臺縱然百般不愿,但在這個講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婚姻之事,真的不是他們自己能掌控的。

    左依依一時也是感慨,既感慨戲中兩位主角的命運,同樣也是感慨自己的身世。若自己不是昆侖鏡的宿主,那她此時是不是可以放棄一切和楚天一起離開,但是現在她不能,她有著自己的使命,有著自己無法撼動的命運。

    突然,楚天的動靜從身后傳來,顯然他已經回來了,正從人群中往這邊擠,左依依深吸一口氣,輕輕拍了拍自己有些苦悶的臉頰,換上了一副輕松愉快的表情。今天,她盛裝打扮,就是想給楚天留下最美的印象,可不能前功盡棄了。

    “給你!”楚天費了好大的勁才擠回來,伸手一掏,一串晶瑩剔透的冰糖葫蘆就遞到了左依依面前。

    左依依只覺得心中瞬間小鹿亂撞,一雙明澈的眸子睜得老大,驚訝得連嘴都合不攏了:“你,你怎么知道我喜歡吃這個?”

    她小心接過楚天手中的那串經典口味的糖葫蘆,像是在對待一件珍寶,臉上的表情豐富多彩,心中更是洶涌澎湃。

    他為什么突然給自己買糖葫蘆?是他想起什么來了嗎?他想起我來了嗎?

    明知道不可能,可左依依就是忍不住這么想著。

    楚天嘿嘿一笑,他當然不會把殷總給供出來,那樣就顯得太不厚道了,所以只是撓撓頭,打了個哈哈:“碰巧看到的,這種酸酸甜甜的東西我猜你們女生一定都喜歡吃吧,而且山楂嘛,幫助消化的,偶爾吃一串也不會增肥的。”

    “我也要吃,我也要吃!”這種時候怎么可能少了夏婭,她瞬間就跳起來要搶。

    楚天給了她一串,自己留下的一串卻是沒有吃。

    左依依盯著眼前的糖葫蘆,實在不知道該怎么形容她現在的心情,原來并不是他想起了什么,僅僅只是碰巧罷了!不過就算碰巧她也很開心,因為冰糖葫蘆對她來說實在是有著不同尋常的意義。

    因為她和楚天的第一次結識,就是從一根冰糖葫蘆開始的。

    那時候他們還都在孤兒院,有一天,孤兒院的老師給他們每人發了一串冰糖葫蘆,這對于當時的他們來說可是奢侈品了,很多小朋友都是第一次見到這種零食,而她,自然也是這些人中的一員。

    因為稀罕,所以不舍得吃,左依依的那串冰糖葫蘆吃得很慢,其他小朋友們幾乎都吃光了,又開始和往常一樣出去玩的時候,她還只是小心翼翼地舔著糖葫蘆上包裹的糖漿,不舍得咬上哪怕一小口。

    后來,她跟著其他小朋友們一起去了,坐在操場旁的臺階上靜靜地享用著這來之不易的珍饈。只是,沒過多久,一只皮球如飛來橫禍般從天而降,準確砸在了她的身上,手中的糖葫蘆沒有拿穩也是隨即掉在了地上,在黃沙地里那么一滾,直接成了一串“沙葫蘆”。

    她哭了,哭得很傷心,她還沒有來得及吃呢!那圓圓的小球,里面到底是什么味道的?她還沒有品嘗呢!

    正當她一籌莫展又傷心又難過的時候,一個瘦弱的小男孩不知道從什么地方跑了出來,一溜煙跑到了她面前。

    他的手中竟然還剩有半串糖葫蘆,顯然他也吃得很慢,估計也是相當珍惜這串糖葫蘆的。可是,小男孩看了地上臟兮兮的冰糖葫蘆一眼,又看了看梨花帶雨已經把小臉都哭花了的左依依,再瞧了瞧自己手中的那半串糖葫蘆,深思熟慮片刻后,竟然將那半串糖葫蘆遞到了左依依的面前。

    “喏,給你吃吧,你別哭了!”

    “真的嗎?謝謝你!”

    “不客氣,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嗎?左依依,你呢?”

    “我叫楚天。”

    楚天!從那時起,這個名字就深深印在了她的心中,雖然這么多年過去了,這個名字卻依然清晰無比。

    “楚天,謝謝你!”左依依莞爾一笑,露出很自然,很真心的笑容。

    楚天,謝謝你!謝謝你給了我一個畢生難忘的夜晚!

    “嘿嘿,不客氣,你喜歡吃就好!”楚天撓撓頭,憨憨地笑著。

    《梁祝》的戲劇已經進行到了祝英臺哭墳的場景了,正是整場戲的最高潮,祝英臺出嫁當天,經過梁山伯的墳墓,突然天空狂風大起,阻礙了接親隊伍的前進,祝英臺走下花轎到梁山伯的墓前祭拜,梁山伯的墳墓塌陷裂開,祝英臺投入墳中,隨后墳中冒出一對彩蝶,雙雙飛去離開了塵世。

    這是一場悲劇,卻是一場美麗的悲劇,一場刻骨銘心的愛情!

    左依依和楚天是了解這個故事的,雖然受到了戲劇氛圍的影響,心中不免有些傷感,但也沒有像夏婭那樣,歇斯底里地哭得像個淚人。

    “嗚哇哇!梁山伯和祝英臺都死了,他們好可憐!”小丫頭是第一次接觸這個故事,又被現場氣氛帶動,要不是被楚天拉著,她都快要沖上臺去暴揍那個演馬文才的演員了。

    “這是戲曲故事,是經過藝術加工的。”楚天安慰她道。

    “可是他們的愛情故事真的很讓人羨慕。”左依依補充道,不知是在支持夏婭慟哭,還是在幫著楚天勸解。

    “依依姐姐,如果你是祝英臺,你會嫁給馬文才嗎?”夏婭突然問道。

    “不會!”左依依怔了怔,回答很干脆。

    “我也不會!”夏婭附和。

    “可那樣,你們會得罪太守,會成為家族的罪人。”楚天覺得二女的想法太過天真簡單了。

    “即便得罪天下人,我也不會!也許這會很難,也許我不會成功,但我是絕對不會輕易妥協的!”左依依回答,帶著無比堅毅的口吻。

    “對,就是這樣!”夏婭用力地點點頭,深表贊同。

    楚天有些詫異地看著左依依,他忽然覺得,這個看起來柔柔弱弱,又很乖巧聽話的領家女孩,身體里蘊藏的力量卻是巨大的。

    她擁有著無與倫比的堅定信念,和永不妥協的頑強意志。在她面前,即使高大魁梧的壯漢也要遜色不少,她真的,很不一般!
后二复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