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仙俠 > 踏天穹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探秘幽浮淵(五)
    逼不得已,林海只好收攝了火焰,一把抓住連霏韻。

    就在火焰收攝的剎那,陰風再起,寒氣襲來,伴隨著聲聲唳嘯。

    林海手下一拽,將連霏韻拉近身前,一手攬住連霏韻的腰間,一手迅速凝結乾坤劍,揚手一甩,直奔唳嘯聲源而去。

    乾坤劍飛射而出,卻似刺破層層的水霧一般,發出嗤嗤的聲響,不及那聲源地,便已湮滅。

    鬼修!

    林海意識到,這里和那黑暗大殿是一樣的,是鬼修聚集的地方。

    只是這里相較于大殿不同之處,在于這里的修為可以施展,但是可以想象得到,這里的鬼修絕對比之那里要更加的兇狠。

    想到這里,林海擔心匯合連霏韻分散成為攻擊的目標,當即將連霏韻背在背上,取出一根繩索,將自己和連霏韻牢牢捆住。

    唳嘯不斷,陰風不止,身邊總能感覺到有東西掠過。

    聯想著此地,林海覺得那些掠過的東西,應該是陰魂。

    手中凝結著乾坤劍,一次次的射向唳嘯發生的地方,卻一次次的被陰魂阻擋,消逝。

    林海隱隱察覺到,那個嘯聲便是指揮這個鬼修空間的鬼王,想要離開這里,唯一的辦法便是解決掉它!

    林海穩步前行,手中乾坤劍不斷的射出,被乾坤劍解決的陰魂也越來越多,空氣中散發著股股腥臭。

    背后的連霏韻忽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吟,隨即林海便感到連霏韻的身軀在瑟瑟發抖。

    伸手搭在連霏韻的手腕,一股法力侵入體內。

    隨著法力的侵入,濃郁的陰氣在連霏韻的體內郁結,大有吞噬的架勢。

    林海不敢耽擱,一股含有火性的法力注入連霏韻的體內。

    隨著林海火性法力的注入,郁結的陰氣仿若漆黑的空房中忽然亮起數十顆螢石一般被驅散,瓦解。

    體內的陰氣被驅散,連霏韻也隨之精神大振,舒服得呻吟出聲。

    連霏韻嬌羞不已,低聲道:“我沒事的...”

    林海有乾坤劍防身不受侵擾,但是連霏韻就難受了,不斷的有陰魂在攻擊撕咬連霏韻的后背。

    連霏韻擔心影響林海,故而一直隱忍,不發出一點聲響,直至被陰氣入體,他才不受控制的發出了痛哼,渾身不由自主的瑟瑟發抖。

    林海當然知道這是連霏韻擔心自己分心,而一直強忍著,但是這個地方可不能和別處相比,有任何的異常都會導致性命不保的。

    尤其林海還記得繁茂元說過,幽浮淵不能逗留時間過長,否則會被陰氣所噬。

    連霏韻的心思他如何不知?林海沒有說話,握住連霏韻的手腕,卻再也沒有分開。法力也隨之不斷的注入,讓連霏韻免受陰氣的侵蝕。

    乾坤劍不斷的激發,但是這樣的效果很弱,根本就傷不到控制陰魂的鬼王。

    想著想著,林海突發奇想,將乾坤劍懸浮于周身,控制著乾坤劍如飛劍一般圍繞著身邊旋轉。

    隨著乾坤劍的旋轉,一道道光圈縈繞著周身,導致陰魂無法欺近,陰風盤旋不息。

    趁著空檔,林海大步走向鬼王之處。

    越是接近,林海越是覺得陰寒之氣越重。

    他本人乃是火性功法,這種陰寒對他而言不算什么,但是身后的連霏韻恐怕就難以堅持了。

    為了能讓連霏韻堅持下來,不受陰氣所擾,林海不斷的往連霏韻體內注入法力,以助她抵御陰氣。

    林海感覺到自己已經快要接近鬼王了,心中竟然開始感覺到不安。

    忽然,陰風加劇,陰魂突來。

    乾坤劍盡管是火焰凝聚,對陰魂是致命的,但是這里的陰魂太多,前仆后繼。

    面對打量的陰魂,乾坤劍的威力也是大打折扣,眼看著乾坤劍就要被湮滅了,林海取出一枚冰焰石。

    緊握著冰焰石,冷聲道:“認識嗎?”

    話音落下,只聽得一聲嘶唳,陰魂遁走,陰風消弭,漆黑的空間有了微微光亮,呈現灰霧蒙蒙,愁云慘淡。

    陰云翻滾,急劇收縮,陰云翻滾著涌向空間的角落。

    陰云盡收,角落那里出現一幅詭異的畫面。

    一個身穿鎧甲將軍模樣的人,面部卻是一個骷髏,單手持長槍傲然挺立,槍頭直指前方,一幅蕭殺感肅然而起。

    而這幅鎧甲的身后側,一個站著一個女子,目不轉睛的望著這幅鎧甲。

    那女字大約十八九歲年紀,身形苗條,大眼睛,皮膚如雪,一頭烏云般的秀發、她臉上似笑非笑,嘴角邊帶著一絲幽怨,滿身縞素衣裳。

    林海只覺得眼前滄海桑田,無垠的草原上,戰鼓激昂,兩軍對壘廝殺。

    一座高臺上,一位將軍昂然挺立,手中長槍直指前方。

    身旁一個女子相伴在側,眼中只有眼前的將軍,柔情盡顯。

    數支箭矢射中將軍,至死,將軍依然持槍昂首挺立,女子跪在將軍身邊,自刎相隨。

    將軍身死,戰場一片混亂,很快便被敵軍掩殺。

    一時間,殺聲震天,血流成河,尸橫遍野...

    如此景象真真讓林海莫名的感到頭皮發麻,一股攝人心魄的詭譎正在緩緩的蔓延。

    胸膛的火源砰然爆發,渾身一股火熱升騰,眼前隨即恢復清明。

    手中握著的連霏韻的手腕卻是冰冷一片,法力輸出,蕩清連霏韻的異狀,法力一轉,注入了冰焰石中。

    只要林海再微微催動,冰焰石即刻便會爆發出毀天滅地的未能,將這一切全部毀滅!

    ‘哼!’

    那副鎧甲的骷髏發出一聲猶如悶雷炸響的聲響,似乎是不滿林海的舉動。

    這時候的林海絕對不能軟下去,當即回道:“你不用這樣嚇唬我,我們若有什么閃失,你也不回有什么好處!”

    至始至終不曾看林海的女子有轉過頭來,眼神中兇意凜然,很不滿林海的威脅。

    林海無所畏懼,淡然道:“我們只是路過而已,無心打擾,但是你卻是對我們下殺手...這些都可以撇開,我們只需要安全離開這里便可,如若不然,玉石俱焚好了。”

    “你把冰焰石給我,我就讓你過去。”忽然,身后傳出一句話,差點讓林海的法力失控,觸發了冰焰石。

    林海迅速回頭看去,卻不見任何身影,但是他卻能感到的確有這么一個人就站在自己的身后,對自己說話。

    林海穩穩心神,呼出口氣,道:“我怎么信你?”

    話音剛落,手中的冰焰石已經消失了,憑空出現在身前虛空漂浮著。

    “你...”丟失了魚死網破的籌碼,林海被這一下弄得方寸大亂。

    冰焰石有飄忽而回,回道了林海的手中,那聲音再次出現:“我說了,你給我,我就讓你過去,絕不食言!”

    林海現在哪里還有反駁的底氣?苦笑道:“你都能憑空攝走,又何必玩弄于我?我們的生死可不就掌握在你手中嗎?”

    “不,我很誠信的,你給我,我放你過去和我搶過來放你走是兩回事。”那聲音繼續說著:“我可不像其他人不守信用。”

    “好吧...給你了。”林海也不知道該給誰,隨手拋向虛空。

    拋飛的冰焰石固定在了虛空的某處,慢慢的顯出一個身形,是一個面容不過二十的年輕人。

    年輕人將冰焰石把玩在手中,抬手一指,道:“從那邊的臺階上去吧,不過上面的那家伙很壞的,他不受誠信,你要小心啊。”

    說完這話,那年輕人倏然消失不見,連同角落的鎧甲人形和那個女子也憑空消失,空間恢復了白晝一樣的光亮。

    邊緣的墻壁,一架盤旋而上的階梯出現,只需要沿著臺階而上,便能上到上面的一層。
后二复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