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仙俠 > 點化江湖 > 第129章 驚天陰謀
    三枚透骨釘,裹挾著三道尖銳的勁風,閃電般急打蘇劍的面門、咽喉和前心

    胡喜妹雖說過不殺蘇劍,但蘇劍又豈會將一只狐貍的話當真

    叮叮叮

    就聽三聲清脆的大響,三枚透骨釘全都磕在烏鞘彎刀的刀鞘之上,迸濺出三簇明亮的火星。

    可見胡喜妹這一手暗器已經是全力以赴

    蘇劍被震得連退了好幾步險些摔倒,他的嗓子有些發咸,那是要吐血的征兆。

    急忙調息運轉內力將涌上來的鮮血強壓了下去

    他很清楚,此時絕不能倒下,唯有故作輕松,才能嚇退強敵

    好在胡喜妹也并未繼續進攻,三枚透骨釘打出,她的人已經燕子投林躥出門外

    “蘇劍我雖然不殺你,可有不少人排隊等著要殺你呢你一定要活到,與我家小姐決斗的那一天呀”胡喜妹的聲音越來越遠,到最后幾乎就聽不見了。

    “唉你說得果然沒錯”宋雪茹輕輕嘆息道,“此人不但狡猾,還是一個蛇蝎美人你根本不知道她哪句話是真的隨時都有可能翻臉要了別人的命”

    “江湖人的命,本來就賤如草芥,如果你不夠狠,不夠毒,不夠強,不夠聰明,就會比別人更早變成刀下亡魂”蘇劍黯然道。

    “可那些江湖中人人傳頌的大俠們,他們除暴安良,劫富濟貧,都是以自己的高風亮節感化世人,他們想必都不是心腸狠毒的人,”宋雪茹忽閃著一雙美麗的大眼睛說道。

    她沒有見過大俠,在她心中,大俠只不過是一種美好事物的象征,一種精神上的信仰罷了

    “那些所謂的大俠,也許只存在于江湖傳說中”蘇劍淡淡的說道,“一個俠者行走江湖非常危險,如果是一個善良的俠者,那他簡直連三天都活不過,就會被別人所殺,因為江湖,本就容不得俠者”

    宋雪茹沒有再說什么,她雖向往江湖,卻從未出去闖蕩過,但她自己豈非也正置身于這險惡的江湖漩渦之中

    父母慘死,唯一的哥哥成了賭徒,制造這一切悲劇的兇手,至今仍舊逍遙法外

    世間還有王法嗎

    那所謂的王法,還能保護善良的百姓嗎

    或者它只不過是一種,讓貪官奸商惡霸們過得更安心更快活的工具罷了

    “可我卻知道,在我們西鎮這一帶,還是有一個好人的,因為我在他那里賒了許多藥,他都是痛痛快快的賒給了我,他就是百草大藥房的少掌柜賈善,”宋雪茹似乎總不愿對這世界太絕望,總希望濁世當中存在著那么一股清流,便裝作開心的說道。

    若沒有藥,蘇劍的傷口早已惡化,這期間宋雪茹當然給他敷了不少的刀傷藥。

    可少女根本沒錢買藥,故此只有賒藥這一條路可走。

    雖然賈善這名字聽起來有些刺耳,但畢竟人家賒了藥給宋雪茹,當然已算得上一個好人

    “賒藥的錢,遲早是要還的對不對”蘇劍忽然問道,“一共多少錢我來還”

    “你有錢還”宋雪茹抬起頭看著他問道。

    宋雪茹的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因為她從來就沒有見過身上這么干凈的人

    蘇劍的衣服,只有一個小得可憐的口袋,估計最多能裝九錢銀子。

    如果裝十錢,那么多出來的一錢,便隨時都可能會從口袋里掉出來。

    所以蘇劍干脆一錢都沒有裝

    有誰會相信,曾經叱詫風云的天下盟盟主,竟然是一個窮光蛋

    ”我本來很有錢的,我在京城聚豐隆錢莊存了一筆錢“蘇劍的聲音越說越弱。

    那筆錢還是京城第一劍客司馬煙云送給他的禮物。

    但司馬煙云送他巨款是有所求的,就是希望他能將自己的刀法傳給他的長子司馬瑞。

    蘇劍卻萬沒想到,司馬煙云竟是以此接近他,好取得他的信任。

    在那次慶功宴上,是司馬煙云首先向他下的毒手。

    若非他已將司馬煙云當作了朋友,那一劍根本傷不了他那么重。

    蘇劍曾發誓一旦他逃過死劫,第一個要報復的人就是司馬煙云。

    故此,他存在聚豐隆錢莊的那筆巨款,想必早已被司馬煙云收了回去。

    和宋雪茹說這些,本就是畫餅充饑,毫無意義。

    ”我還可以掙錢還給他,我的刀法不錯,無論做鏢師還是護院保鏢,都會拿到不少的薪水,“蘇劍越說臉色越難看。

    ”現在江湖中已不能容你,蘇大俠知道自己犯了什么滔天大罪嗎”宋雪茹一臉同情的說道,“雖然我也知道蘇大俠絕不是那樣的人。”

    “什么罪”蘇劍一愣。

    他也覺得自己奪得天下盟盟主之后,總感覺維護在他身邊的高手,無論說話還是行為都有些蹊蹺和古怪。

    “他們說你冒充蘇劍蘇大俠殺了自己的父親,還調戲了京城第一名劍司馬煙云的小妾,犯下禽獸不如的彌天大罪,武林中人人得而誅之”宋雪茹囁喏的說道。

    “什么我殺了自己的父親可我父親早已不在人世了,”蘇劍這一下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特么的

    這個世界的蘇劍好像更倒霉,是個不折不扣的背鍋俠

    “何況我冒充我自己,這件事豈非很可笑”

    “不蘇大俠,現在天下盟的盟主正是蘇劍,你只不過是一個冒充盟主的罪人,”宋雪茹的話好像晴天霹靂,把蘇劍都劈懵了

    “不行我一定要立刻去見那盟主,倒要看看,究竟我們是誰冒充誰”蘇劍踉蹌著就要奔出門外,卻被宋雪茹從身后攔腰死死抱住。

    “蘇大俠千萬不要去,他們已張好羅網,就等你自投羅網呢莫說大俠重傷在身,就算你傷勢痊愈,武功重返巔峰,也斗不過整個江湖的,”宋雪茹帶著哭腔極力苦勸道。

    蘇劍強壓怒火,終于是冷靜了下來。

    眼前恩人的困難還沒解決,他妄自斷送了性命,又對得起誰

    這是一個大陰謀。。

    絕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決的。

    “我還有朋友,可以先借些錢來還給那賈善,”蘇劍道。

    
后二复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