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通玄神尊 > 第699章 統率力
    請微信搜索 “看書神站” 防丟失,點關注 不迷路!

    方恒的話語傳出,頓時間,整個客廳中的人也都是紛紛點頭,看著海猿一族的人眼中透出了一股警惕之色。

    察覺到了四周之人的目光,海猿一族的眾人也都是臉色有些難看起來,為首的袁龍更是目光看向了方恒,淡淡道,“方大人,剛才我們可是已經退讓一步了,方大人這時候說這話,未免有些得寸進尺了吧。”

    “呵呵,我說的是事實,怎么就是得寸進尺了?”

    方恒笑道,“至于你說你剛才退讓了一步,不知道你是怎么退讓的一步?是我讓你退讓的?”

    一連串的話語吐出,聽到了這些話語,袁龍也是一下就不知道說什么好了,臉色更加難看。

    他能說什么?剛才他的退讓,完全就是知道自己和方恒對抗沒有好處,是以才主動把問題轉移到了海鯊一族身上的,這不是方恒的要求,完全是他自己的決定,那方恒憑什么領他的情?

    “好,那方大人隨便吧。”

    終于,袁龍再次對著方恒說了一句,就徹底沉默了,方恒見此也是一笑,也不再多說了。

    該說的已經說完,接下來,就是看看這場個戰斗的結果了。

    “海鯊之牙!”

    同樣的,面對身周一瞬間就出現的無數飛劍,場中的鯊云在此刻也是暴喝一聲,手掌一震,一柄煞白色的長槍就出現在了他的雙手間,來回一掃,鐺鐺巨響傳出,只見那無數飛劍,都在此刻被這白色的長槍給掃的掉在了地面上。

    “迷神劍陣!”

    看到自己的長劍被掃在了地面上,袁冷卻是沒有任何的驚慌,他只是大喝一聲,頓時間,嗖嗖破空聲再次響起,只見更多的長劍在這時候開始從虛空中飛出了,短短片刻,整個客廳都已經被這些長劍充斥,似乎一瞬間,這個客廳就變為了劍的世界。

    看到這一幕,客廳中的人臉色都是一變,一個個都驚駭的看著袁冷,似乎沒有想到,袁冷的手段竟然會那么厲害,轉瞬間就能施展出這么多的飛劍。

    唯有客廳中的幾個高手,眼神中刪過了一道意外之色。

    “沒有想到,這個袁冷的幻境神通這么厲害,明明只是十把劍,可是他這神通一施展出來,就是數百把劍,而且每一把都和真的一樣,真是不簡單。”

    就在這時,方恒旁邊的神炎看到這一幕對著方恒傳音道,方恒聽到這話也是笑著一點頭,“這家伙的幻境神通確實不錯,真亦假時假亦真,假亦真時真亦假,這種人,是個當殺手的好材料,可惜了。”

    “可惜?可惜什么?”

    聽到這話,神炎也是問道。

    “可惜他活不長。”方恒笑了笑,“明明是殺手的材料,卻偏偏要按照武者的規矩來戰斗,這就是把自己最大的優點給拋棄了,而且,你沒發現么,這時候的鯊云,已經有了殺意了。”

    神炎眼神一縮,看向了那手持白色長槍的鯊云,片刻后神炎就點點頭,凝重道,“確實,雖然他隱藏的很深,但是我卻能感覺到,他體內殺意勃發。”

    “這就對了。”方恒笑道,“沒人會坐視威脅成長的,而這個袁冷,就是威脅,本來他是我的威脅,可是現在他對鯊云動了手,那就是鯊云的威脅了,鯊云,不會讓這家伙活著的。”

    “可這畢竟是切磋戰斗,而且,海猿一族和海鯊一族的關系……”

    “還沒明白么?”

    方恒看向了神炎,笑著道,“從我在這里殺掉西海海猿一族的那些人起,海鯊一族,就徹底和海猿一族決裂了。”

    這話一出,頓時間,神炎也是身體一震,眼神中露出了明悟之色。

    “原來如此。”

    這時候方恒旁邊的云若海也是淡淡道,“怪不得這個鯊云殺意這么濃了,既然關系已經決裂,那還留著這個袁冷做什么,干脆殺了,以后還給他海猿一族少了個麻煩。”

    “就是這意思。”

    方恒笑道,“至于這切磋么,呵呵,武者切磋,哪里還沒個意外?”

    話語說完,神炎也是愣愣的一點頭看向了場中,同樣,隨著神炎目光看向場中的時候,叮叮當當的對撞聲也在此刻開始變的稀疏下來了。

    所有人都能感受到,鯊云和袁冷的氣息,在此刻都開始虛弱起來,很明顯,在剛才那一系列的對拼中,他們消耗了很多的力量。

    “呼…呼…”

    深深的喘息聲在客廳中開始響起,只見在最后幾次長槍和飛劍的對碰之后,鯊云和袁冷的身體,就同時沒有動作了,全都停了下來,目光冷冷的看著對方,不停的喘息著。

    他們,都沒什么多余的力氣了。

    看到這一幕,客廳中的人也都是眼神一閃,他們知道,這是平分秋色的表現。

    這讓很多人對這袁冷都是刮目相看起來,畢竟海猿一族,名聲大的,也就是那個袁剛。

    只是現在,袁剛已經不行了,在之前被方恒數次擊敗,以及被方恒的朋友擊敗之后,袁剛名聲已經不如從前,同時鯊云在突破高階神武后,也和袁剛切磋,一樣獲得了勝利,這讓眾人都認為海猿一族沒什么天才了,偏偏,這時候卻出來了一個袁冷。

    這袁冷,在無盡之城名不見經傳,剛才袁龍讓他出面,客廳中的人也都認為這是故意表達態度的一個動作,具體的輸贏,袁龍是沒指望的,現在,眾人的想法卻一下變了。

    不管如何,這袁冷能和鯊云戰斗到這個地步,這就已經證明了這個袁冷的厲害和強大,眾人都明白,怕是今天之后,無盡之城,就會再次多出一個名聲赫赫的天才,海猿一族,也不會像眾人想象的那樣,后繼無人。

    當然,這些想法,都只是客廳中大部分人的想法。

    一小部分人,比如方恒幾人,想法卻是完全不同的。

    外人看起來是平風秋色。

    只是在方恒幾人的眼里,這個平分秋色,只是鯊云演出來的。

    鯊云,一定會馬上就下殺手!

    轟!

    果然,就在方恒幾人的眼睛看著場中的鯊云的時候,一道爆炸聲也在這時候猛然開始響起。

    肉眼可見,只見喘息了兩口氣的鯊云竟突地停止了喘息,找準了袁冷喘息的空擋,一下就沖到了袁冷的身前!

    看到鯊云說來就來,袁冷的臉色也是變了,很明顯,他也沒想到鯊云的力量這么雄厚,沒辦法,這時候的他還需要時間回復,只能腳步后退,開始躲避鯊云鋒芒。

    “他死了。”

    突然間,方恒淡淡的說了三個字,這三個字一出,頓時間,廳內的人都是一愣,誰都不知道方恒再說什么,什么他死了,他,又是誰?

    直到下一個剎那,噗嗤一聲響起,客廳中的眾人才都是身體一震,看向了場中。

    只見此刻的袁冷胸膛,直接被鯊云手中的白色長槍給刺穿,生生挑了起來!

    嘩啦啦!

    鮮血如雨般揮灑,讓好不容易干凈的大廳地面再次染上了血。

    所有人看到這一幕,都驚呆了。

    唯有方恒,在這時候露出了一抹冷笑之色。

    “冷兒!”

    同樣,就在所有人都呆住的剎那,一道悲吼聲也直接傳出,只見此刻的海猿一族族長袁龍突然來到了場中,手掌一揮,就直接把鯊云手里的白色長槍奪走,把袁冷的身體輕輕放到了地面上。

    “爹…孩兒,孩兒給你丟人了。”

    一道艱難的話語從袁冷的嘴里吐出,肉眼可見,此刻的袁冷七竅都開始噴血,身上的氣息不停的衰落,同時還有一股股七彩光華不停的從他身上散發,這一下就讓人明白,這袁冷死定了。

    七彩光華散發,是世界崩潰的表現,七竅噴血,是肉身崩潰的表現,肉身和靈魂世界都已經崩潰,那就是標準的死定了。

    “別說這些,來,冷兒,吃藥!”

    袁龍手忙腳亂的拿出了一個瓷瓶,倒出了兩顆金燦燦的丹藥,這丹藥一處,整個大廳的靈氣都是一震,瞬間開始增強許多。

    只是面對到了嘴邊的丹藥,袁冷卻是苦笑一聲,搖了搖頭,“不吃了,沒用了,我的靈魂核心已經崩潰,再吃也是浪費,爹留著以后自己用吧。”

    這話一出,客廳中的人也都是說不出話來,袁龍的身體卻是飛快的顫抖,所有人都明白,他這是悲傷到了極點。

    “爹,這是孩兒技不如人,所以,沒什么好說的。”

    就在這時,袁冷的眼神突地一亮,道,“等孩兒死了之后,爹就帶人回去吧,這里的局勢對我們來說太難掌握了。”

    聽到這話,袁龍身體顫抖的更加劇烈,同時袁冷的眼神在此刻也開始飛快的黯淡下來,最終,袁冷的目光看向了坐在上首處的方恒,露出了一個苦笑,“你才是真正的高手啊,最后的關頭,你居然都知道我死了,以前我一直想和你交手,不過只是聽你剛才說的話我就知道,我是不如你的。”

    這話一出,客廳中的人目光也都是看向了方恒。

    方恒這時候卻是眉毛一挑,下一刻就點點頭道,“你也很不錯,知道自己要死了,居然還這么冷靜,很好很好,如果我早知道你是這種人,那我一定會親自和你交手的。”

    “呵呵…早知道?這個世界上,哪里有早知道的事情呢……”

    聽到方恒的話,袁龍也是笑著回應了一句,只是到了最后,他的話語就開始緩緩的無聲了,他的氣息,在這一刻也徹底的進入到了虛無之中。

    他死了。

    看到這一幕,客廳中的人也都是沉默下來,一個個的眼神中都露出了些許的惋惜之色。

    這個袁冷,從出現,到死亡,很短暫,只是就在這很短暫的時間中,他給眾人留下的印象卻是極為深刻的。

    不管是這人的實力,手段,還是這人在面對死亡時候的平靜,以及所說的話,這都證明了這個人的不簡單,假以時日,想必此人一點會成為海猿一族的棟梁。

    只是現在,這么優秀的一個年輕人,就這么死了。

    這豈能不讓人唏噓感嘆?

    “啊!”

    轟隆隆!

    突然間,就在眾人都暗暗感嘆這個天才早逝的時候,一道充滿著憤怒和殺意的吼聲,也猛然響了起來。

    
后二复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