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競技 > 斗羅之無敵輔助 > 第229章 我不喝了~
    千仞雪一杯接一杯的喝酒,朱竹清怎么也攔不住。

    “姐姐,別喝了,再喝下去對身體不好。”朱竹清拍著千仞雪的后背說道。

    “不,我就要喝,一直喝到他回來,讓他看看我是多么可憐。”喝多了,紅了臉,千仞雪語氣無比可憐。

    朱竹清:“……”

    她一時拿千仞雪沒有辦法,不過軟的不行,那就只能來硬的。

    朱竹清心一橫,直接把千仞雪抱著的酒瓶子給搶了過來。

    “你干嘛?把酒瓶子還我!”千仞雪嘟著嘴。

    語氣頗為不善。

    “不給,就不給,你不能再喝了,誰會喜歡一個小醉鬼?”朱竹清想起對方的實力,只能暗慫。

    “我老公就喜歡,你這個惡毒的女人快把酒瓶子還我,不然...不然我就和你決斗!”

    千仞雪抱著雙臂,像一頭發怒的小貓。

    朱竹清扶額,她現在什么也不想說

    腦闊疼!

    就這樣,某個女人又不知喝了多久

    皇宮外

    唐珺心想:“第一時間沒回來找這兩個女人,我現在去不會打我吧?”

    可腳步向著太子東宮持續前進

    此時東宮里

    “你個女人,把酒給我,不然我就揍你!”千仞雪臉上紅撲撲的,擼起袖子,叉著腰,惡狠狠地看著朱竹清。

    “你打吧,我就不給!”朱竹清也不知道那里來的勇氣。

    “我...不給我,我自己去找!”之后一個人向飯桌那邊的瓶子堆里走去,她打算看看有沒有漏網之魚。

    “竹清,這是怎么回事?”唐珺很是意外的走到了朱竹清面前。

    為什么意外呢?

    因為一身宮裝的朱竹清很美

    不同于以往的禁yu系,暗黑色調

    今天的朱竹清頗有些艷麗!

    粉紅玫瑰香緊身袍袍袖上衣,下罩翠綠煙紗散花裙,腰間用金絲軟煙羅系成一個大大的蝴蝶結,鬢發低垂斜插碧玉瓚鳳釵,顯的體態修長

    身披翠水薄煙紗,肩若削成腰若約素,肌若凝脂氣若幽蘭

    以及完美的身材,峰巒疊嶂,風情別樣

    臉上的稚嫩,青澀的淡妝與這幅畫面形成對比

    “哥哥?!”朱竹清聽著熟悉的聲音,回身一看,之后便雀躍的向唐珺撲來。

    香軟入懷,繞是唐珺定力驚人,也不難免有一些異樣。

    看著懷里佳人哭得梨花帶雨,唐珺想要逗逗這個小姑娘,他松開摟著細腰的手,恭敬地見禮:

    “臣參見太子妃!”

    “哥哥,你聽我解釋,我...我...”

    小丫頭一時不知道從那里說起,語無倫次,怎么也說不明白。

    “哈哈哈,哥哥,不怪你,只是苦了你啦,你放心,有朝一日,哥哥一定為你正名!”

    愛憐的撫摸對方的頭,唐珺心里一陣自責。

    “不苦,哥哥我不苦,如今這樣挺好的。”朱竹清將腦袋伏在唐珺懷里。

    “你倒是容易滿足~”

    唐珺淡藍色眼眸里滑過一抹復雜,但轉眼便是堅定。

    “不過,她怎么了?”唐珺怪異的看著小臉紅撲撲的千仞雪。

    對方甚至都沒有發現他回來

    “姐姐喝多了,在耍酒瘋,我也管不了。”朱竹清提起千仞雪,語氣里一陣疲憊,一陣無力。

    唐珺錯愕

    之后便想到:這娘們是不是要上天?

    說過多少次不讓她這么喝酒?

    結果這次在他眼皮子底下這么作?

    陰沉著臉走到千仞雪旁邊,語氣沉重的說了一句:“別喝了~”

    “別管我,我老公不要我啦~我還不能喝酒了?”

    千仞雪那眼淚說來就來。

    唐珺:???

    我啥時候說了?

    哭著哭著感覺不對,千仞雪太抬頭一看

    除了她老公還有誰?

    “X﹏X,老公~”急忙卸掉“偽裝”,千仞雪一個飛躍,直接跳到唐珺的懷里。

    “嗚嗚~你是不是不要你的大寶貝了?”千仞雪問得很認真。

    “你是不是喝酒了?”唐珺自動忽略了那個問題。

    “呃...喝了一點,我以后再也不喝了,你別生氣。”千仞雪那是要多乖就有多乖。

    啪

    唐珺手起掌落,一巴掌拍在千仞雪身后。

    千仞雪:“唔~”

    “不許喝酒了,瞧瞧你哭的眼睛都腫了,我怎么會不要你呢,這么好看的老婆我怎么會不要呢。”唐珺從戒指里拿出一個干凈的手帕,幫助千仞雪擦臉。

    “嗯,知道了~”身后的感覺讓千仞雪身子一軟,靠在唐珺懷里,揚起小臉,就那樣讓唐珺擦臉。

    一旁的朱竹清:“呵呵,女人!”

    你老公讓你不喝酒,你就不喝了?

    你對得起我?

    我不讓你喝酒,你居然要和我決斗?

    見色忘義,重色輕友!

    還有管誰叫老公呢?

    你明明是我老公!

    “竹清,過來吃點吧,你肯定讓這妞兒鬧得沒吃好飯,正好我也吃點。”

    簡單的給千仞雪整理了一番,之后唐珺對著朱竹清招呼道。

    “嗯嗯。”朱竹清和千仞雪“斗法”,還真餓了。

    “老婆,吃飯!”千仞雪意識里依舊迷糊,看著朱竹清走了過來,直接捧起小臉就是一口。

    唐珺:“→_→”

    “老公,你也有份兒~”千仞雪回頭之后親了唐珺一口。

    “嘻嘻~”

    親完還笑。

    “笑什么笑,誰讓你親我妹妹的。”

    唐珺自然看出她喝多了,無奈之下,運足魂力在他雙手,之后蓋住千仞雪的肚子。

    感覺到一陣溫暖,空氣中彌漫著酒氣,千仞雪順勢躺在唐珺懷里,傻傻地笑著。

    “老婆啊,你沒什么對不起我的,當時你的決定無比正確,也給我少弄了一些麻煩,竹清也因此幸免于難,不然我們現在估計正在犯愁怎么救竹清呢,怪只怪我此時能力還不夠啊。”唐珺揉揉懷里這傻媳婦的腦袋,之后在其嘴唇上親了一下。

    “嘻嘻~”

    千仞雪傻笑。

    “哥哥,給你和姐姐添麻煩了。”朱竹清低下頭說。

    “那有麻煩?只是時候未到,不然我和你姐姐誰都沒把一個小小王國放在眼里。”唐珺現在最需要的就是時間了。

    “哦”

    朱竹清想了想,之后坐到唐珺另外一邊。。

    學著千仞雪的樣子,直接靠在唐珺的肩膀,半入其懷,臉上...寫著刺激。

    “我這是...左擁右抱?”

    
后二复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