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穿越 > 危情諜影 > 第225章 煩心事
    劉達成來到街上買了一張報紙,黑體加粗的標題,準確無誤地刊登了他前天在晚宴上“讀”出的消息,汪先生要賣國。他的丑惡行徑被高宗武和梅思平兩個人在香港媒體公布,引起了軒然大波。

    相信接下來,重慶方面對于南京偽政府官員的打擊會更加狠辣。果然,劉達成駕車經過復興公園,看到電線桿上有人用粉筆畫著三條杠杠。這是吳文康要求緊急見面的信號。

    劉達成停好車,步行穿過幾條弄堂,并沒有發現有人跟蹤。推門而進,門是虛掩的。吳文康正在和一個陌生的中年人聊天。劉達成還誤以為自己走錯了。

    “進來吧。”

    吳文康看見想退回去的劉達成,連忙熱情地站起來,介紹道:“來,認識一下。”

    劉達成這才知道,那個陌生的中年人一定是“自己人”。

    “這位是重慶來的特派員鄭達。“

    吳文康向劉達成介紹了那位中年人。從氣質上判斷,劉達成看出了鄭達那種上位者的威嚴,給人一種不怒而威的壓迫感。

    “代號蝰蛇。”

    “蝰蛇,我早就聽說過了。沒想到這么年輕。真是青年才俊呀。”

    鄭達對于“蝰蛇”頗為贊賞。在他的眼里,“蝰蛇”在軍統局可是最神秘的存在。見面還是第一次,沒想到劉達成這么年輕。二十三四歲的樣子,卻已經立下不少功勛。局座每當提起“蝰蛇”,總會認為他是他的得意之作。

    “站長,你有什么吩咐?”劉達成可沒有時間扯閑話,每次出門都是冒著風險的。上海可是日偽政府的地盤。他們的特工和情報人員多如牛毛。一旦被盯上可不是鬧著玩的。所以,每一次來見吳文康,劉達成總是提心吊膽。

    “鄭特派員,還是你來說吧。”

    鄭達也不客氣,接過吳文康的話茬,說道:“是這樣的,委員長有一把龍泉寶劍,藏得非常隱秘。一般人根本不知道它的存在。委員長視之為國寶。可是,就在前些日子,龍泉寶劍突然失蹤了。為此,委員長大為惱火,懷疑有奸細盜得此劍贈于日本人。這是另一種形式的賣國!”

    劉達成問:“有線索嗎?”

    鄭達說道:“沒有。難就難在這里。龍泉寶劍不翼而飛?連什么時候丟失的都不知道。由于委員長還是一年前打開盒子看過一次,后來就再也沒有打開過了。就在一星期前,他是為了慶祝軍統局成立兩周年,打開一看,竟然是個空盒子。里面什么也沒有。“

    毫無疑問,想破獲這個無頭案的難度很大。一是時間間隔得太長。委員長一年前看過龍泉寶劍,一年后才發現被盜。這一年里不知道發生了多少意外?二是劉達成對于委員長身邊的人不了解。能干這件事的人,多半是委員長身邊的人。而劉達成一天也沒有在委員長身邊呆過,對于他身邊的人并不熟悉。哪怕在日偽政府看見此人,也不能斷定他就是盜賊。

    鄭達是戴局座的特派員。他代表的是局座。而局座代表的又是委員長。接到這個任務,劉達成感覺腦瓜子轟隆隆的,思維亂得像漿糊。

    ”這件事挺難的。我盡力吧。“

    吳文康有些不悅地瞪了劉達成一眼,說道:”不是盡力,是必須完成!軍令如山,這點紀律都不懂,還怎么在軍統混?局座馭下甚嚴,是絕對不會允許我們對他的命令打折扣的!“

    鄭達也是微微點頭。從發現寶劍丟失到現在,短短兩三天時間,重慶方面都沒有平靜過。這世道亂得連委員長的心愛之物都能失竊,實在是太沒有安全感了。

    “委員長要求局座,把軍統局各個站的能人異士都調動起來,哪怕挖地三尺,也要找到龍泉劍。決不允許日本人把這件寶貝運回東京。”

    鄭達的話不輕不重,娓娓道來。吳文康則是皺著眉頭,一幅很苦逼的形象。地下印鈔廠的事情還沒有解決,突然又冒出一件事來,這讓劉達成的心智大亂。

    回到宿舍,劉達成仍然心亂如麻。龍泉寶劍這么重要的國寶,如果被日本人獲得,他們肯定不會輕易示人。要是他們足夠警覺,很可能會在第一時間送回東京,那么現在所做的所有事情都是無用功。

    說白了,就是瞎折騰。

    當官的人高高在上,提個要求。底下的人不但要跑斷腿,還可能承擔更多不應該承擔的壓力。

    按照吳文康的說法,整個軍統上海站多達千人,真不明白吳文康為什么要把劉達成召去布置任務。

    劉達成提了兩瓶汾酒,徑直來到王其中寓所。

    雖說同在76號特工總部,由于隊伍膨脹得太快,部門越來越多。極斯菲爾路76號的地盤容納不下去了,還在愚園路、康家橋等地安排了一些機構。隨著隊伍增多,王其中這個監察室主任的權力似乎也越來越大。

    “達成,好久不見了。近來可好?”

    王其中一邊倒酒,一邊問道。

    劉達成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說道:“你看我這樣子,能好起來嗎?”

    “你處于低潮期?”

    “你說呢?那邊的人,以為我們在這里吃香喝辣,整天無所事事。盡搞些無厘頭的事來為難我。你現在可好了,重要的事沒你的份,不重要的事又不需要你,真是落得輕閑自在。這樣的日子,我做夢都想啊。”

    王其中算是看出來了,這個“蝰蛇”還是有些年輕,遇到麻煩事忍不住發幾句牢騷。所以他要找自己喝酒解悶。

    “你有過不去的坎?”

    “也不算過不去的坎。就是覺得心里煩,想罵人,又沒人可罵。我手下那一百多號人,說白了,那都是當炮灰用的。有幾個可以交心?像我們這樣的關系,夠鐵了嗎?我又豈敢多說半句?所以,有時候就會覺得莫名其妙的煩燥。”

    王其中是何等人?前軍統站站長,還是那種能平安過度地角色,絕對不會是普通人。要不然,他現在早就尸骨無存了。

    “其他的話我不會說,要是有用得著兄弟我的地方,達你你盡管開口。”

    說罷,王其中吞進一小杯白酒,還伸手抓了一只支雞翅往嘴里塞。

    
后二复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