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死后五萬年 > 第一百九十七章 抹布與烏月
    南海有楠木,楠木本生于神國北境,有異獸守護,神國每逢祭祀,都取之一截,奉于廟堂之上。

    后異族入侵,異獸亦與之抵抗,異獸也是當初的四圣獸之一。

    希望之地創建之初,沐子兮將所有楠木全部移植于希望之地的南海,楠木得以保存。

    沐冥此時正在去南海的路上,當然不是為了取一截楠木,楠木雖然堅硬如鐵,可鑄造神兵利器,可對于沐冥來說,也并不是很寶貴。

    他之所以趕往南海,是因為魔術師告訴他,烏月此時就在南海。

    關于烏月的情況,魔術師一直遮遮掩掩,這讓沐冥心里總有股不好的念頭。

    南海并不是一片海,楠木茂盛,綠綠蔥蔥,遠遠看去,如同一片綠色的海洋,它地處于大陸南端,與水澤并齊,故被人稱之為南海。

    南海楠木,樹冠如車蓋,五萬年來的生長,個個高聳入云端。

    煉器之能未能得到好的傳承,現世之人,唯有隱世家族與雪山稍微懂得一些,因此,楠木雖未煉器的上好材料,取而用之的人少之又少,才形成了如今楠木如此茂盛的情況。

    沐冥穿梭于楠木之間,忽然想起,若干年,弟子歷經千辛萬苦,于神國北境取得楠木,在天之巔搭建了一個木屋。

    恐怕弟子也沒有想到,當初如此不容易獲得楠木,如今卻被人忘卻在南海,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物是人非,難免有些傷懷。

    南海境內,鮮有人至,并不是因為這里有多危險,而是這里除了一望無際的楠木,再也沒有別的東西,楠木雖美,卻總有看倦的那么一天。

    世人都向往繽紛多姿的生活,南海單調,若不是些性子恬淡的人,那受得了這份寂寞?

    總得來說,南海還算大,又少人,要在這里找人,困難不小。而且魔術師只告訴他烏月身在南海,具體位置也是不得而知。

    所以沐冥沒有其他的好辦法,只得在楠木里穿梭,碰碰運氣。

    但凡人生活的地方,總會留下人的痕跡,沐冥的運氣不錯,很快就發現了蛛絲馬跡

    ,雜草茂盛的地方,他發現了踩踏的痕跡。

    他進入這里這么久了,并沒有發現野獸或是妖獸的蹤跡,他覺得這很可能就是烏月留下來的痕跡。

    有了痕跡就能追蹤,沐冥沿著痕跡很快就找到了一間木屋,一間熟悉的木屋,因為它也是由楠木搭建的。

    沐冥沒有想到,尋到烏月會這么容易,內心難免有些激動。

    他滿懷欣喜的靠近木屋,卻突然停了下來,面色明滅不定,似乎有什么事情超出了他的意料。

    因為房子里面傳來一陣男人與女人的爭吵聲,女人的聲音沐冥很熟悉,是烏月,至于男人的聲音,沐冥感覺像是在哪里聽過,卻又想不起來在哪里聽過。

    沐冥放慢腳步,小心翼翼的靠近,倆人爭吵的聲音逐漸清晰。

    “為什么不讓我回楚國?”

    “為了你好。”

    烏月顯然不滿意這樣的回答:“你總說為我好,那你到是告訴我,到底哪里為了我好?”

    男人似乎被問的有些慍怒,語氣也加重了幾分:“楚國到底有什么好的?值得你想盡千方百計的辦法也要回去?這陣子,你都往外逃了多少次了?”

    或許是男人的突然爆發,讓爭吵的倆人都顯得無所適從,屋里安靜了一會兒,烏月低沉的聲音才重新傳進沐冥的耳朵。

    “你也知道是逃?你知道什么才叫逃嗎?我不覺得你在為我好,我覺得你是在限制我的自由,囚禁我。你若要問我楚國有什么好,我告訴你,楚國有嬌縱,還有你不在的日子里,我曾與之并肩戰斗過的戰友。”

    或許是覺得自己先前的態度太過不好,男人此時的話聲也逐漸軟了下來:“三暖,你還小,好多事情你都不明白,這些你所謂的戰友,大禍臨頭往往不能回應你的期待,最后受傷的只會是你自己。還有,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嬌縱是妖族的人,妖族性情狡詐,與人族交惡多年,你與她走的近,對你沒有什么好處。”

    “抹布師兄,你能出來,我很高興,但是請你不要再對我的生活指手畫腳了,我已經不是那個當初被你帶上山的小孩子了,我有自

    己的思想,該與什么人來往,我心里有數。放我回去吧。師兄,我知道你最疼我了。”

    聽到這里,沐冥終于知道屋內的男子是誰了?當初沐冥與烏月被逼無奈,踏入封禁之地,后被人搭救,進入了空之間隙。

    屋內男人正是在空之間隙與沐冥有過一面之緣的抹布,楚國原來的天才將領,烏月的師兄,人人皆嘆惋的少年天才將領。

    “總之,我是不會讓你回去的。”

    腳步聲由遠及近,卻是男子就要走出木屋,不知怎么的沐冥并沒有回避,就那么怔怔的看著木門。

    男子推開門,四目相對,沐冥很快就從抹布里看到了一絲警惕:“你來這里做什么?”

    沐冥拱手低身:“好久不見。”

    屋內的烏月聽到了外面的聲音,推開門,站在抹布身邊,滿臉驚喜的看著沐冥,道:“你來了?”

    沐冥微微一笑:“是的,我來了。”

    抹布伸手攔在烏月身前,面色不善的再次質問道:“我問你,來這里做什么?”

    沐冥站的筆直,雙目堅定:“我來見烏月,若是她愿意,我還想接她回家。”

    抹布臉色瞬間難看:“她的家就在這里。”

    沐冥的視線卻是直接穿過男人,集中在男人身后的女子身上:“那這得看她的意愿。”

    男人很憤怒,那種憤怒沐冥認得,是一種心愛之物即將被奪走的憤怒。

    男人終于抑制不住心中的憤怒,森然道:“你憑什么插手她的事?”

    抹布雖然再問,可卻不期待沐冥的回答,因為在少女的驚呼聲中,他身形如電,筆直的拳頭直逼沐冥跟前。

    沐冥輕嘆一口氣,他從沒想過,再見烏月的時候,會有一場惡戰要打。

    沐冥微微側身,千鈞一發之際,躲過了直逼面門的一拳,拳勁氣勢洶涌,刮得他面部生疼,卻激起了沐冥一顆好勝得心,哪怕這人高他倆個大境界。

    合一對上道空,怎么看都沒有一絲機會。

    沐冥怡然不懼,悍然出拳。

    
后二复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