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重生無冕之王 >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探訪
    聽到這話,他們都是思考了一番。

    “這樣的事情我們都還是真的有的了,這附近也是有不少人都是這樣的情況,后面那些家伙的家庭都不是那么好,因為他們都是直接離婚了,這事情也是有些無語。”

    “唉,這樣的事情有什么奇怪的啊?很多家伙都是到了三十多歲了,什么樣的事情都只是想著娘家,然后導致男人那邊都是已經被掏空了,最終是直接離婚了。”

    “這事情也是一個很悲劇的情況啊,真的是想不清楚,這事情是什么樣的情況,他們都是不帶腦子的嗎?”

    “這樣的事情,我們也是遇見太多了,之前都是不知道該怎么說。”

    他們都是有不少的見識,這樣的事情也是一下子就是讓郭陽知道,自己要找的東西就是在這些家伙身上的了。

    郭陽也是不說什么廢話,他是直接說道:“這樣的話,我們也是可以一一詢問一番吧?比如一些事情,那都是可以想到的了,還有就是有些女人有沒有被人給掃地出門啊?”

    郭陽的心情都是有些不一樣了。

    與此同時,另外一張桌子上面,劉川志看著鹿呦說道:“我們也是真的沒有想到,有些東西會是那么容易的,這一次應該是不可能會冒險什么的吧?”

    “應該是不可能的了,現在都是嘴炮的了,不需要我們出手什么的了,要不然的話,這一件事情也是不好處理的啊。”

    劉川志很是認真的說道,因為他也是很清楚,這一件事情會是帶來什么樣的情況。

    既然這邊都是已經有了一個想法,大家都是不會說什么樣的事情了。

    郭陽也是在那邊仔細詢問一番,在將那些事情給知道的清清楚楚之后,他也是和他們約定了一番了。

    這事情也是一個很大的情況。

    要知道,有些家伙是迷途知返了,但是更多的家伙是執迷不悟的。

    這事情和郭陽沒有什么關系,他只是想要采訪一番而已。

    這樣就是可以做出一些轟動的東西了。

    不過郭陽這邊在吃飯之后,他也是一群人回到報社了。

    只是讓郭陽沒有想到的是,報社竟然被人給砸了。

    這事情有些意思了。

    郭陽也是不說什么廢話,直接給警察局去了一個電話,這事情怎么都是要有一交代的了。

    還有就是這邊有監控,有些家伙怎么都是不可能躲避的了。

    當然,還有一個門衛在,那個家伙是怎么都是會知道這一件事情的了。

    這不,警察局也是安排人來了,速度是十分的快。

    在監控調查一番之后,那就是發現這是一些老家伙了。

    就是今天的那些老家伙,這事情也是特別的有意思了。

    “這些家伙也是要過幾天再抓,還是怎么樣啊?”莊除有些好奇的看著郭陽問道,因為那么一件事情,要是真的折騰的話,這也不是什么太大的事情。

    實際上,莊除也是不需要出現在這邊的,但是因為郭陽在這邊,他才是出現在這邊了。

    郭陽想了想說道:“要是我們這一次直接將人給送到里面的話,那會是需要多少時間呢?還有就是這個地方,他們也是沒有什么東西可以賠償吧?”

    “唉,這一件事情倒是這樣的情況,但是有些東西,真的是不好說的了,我們也不是法院的人,但是這多少都是會沒有太大的事情,主要是這些家伙的年紀問題了。”

    莊除嘆息一聲說道,他也是不知道該怎么樣說了。

    “這樣啊?那我也是明白了,這還是先將人給送進去吧,即使是不被不關押,我也是要這些家伙賠償一番的,這事情也是我們的底線,這事情可以吧?”

    郭陽很是嚴肅的神情,那是讓對方點了點頭,這個事情倒不是太大的情況。

    東西被人給砸壞了,要那個人賠償,這事情有多么的艱難嗎?

    沒有啊,這事情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反正不管其他人怎么樣說,但是莊除認為這些事情就是這樣的情況了。

    郭陽的心情倒是很平靜,因為他知道,這一件事情肯定是會更大的情況了。

    只是這些家伙會是怎么樣的心思,那就是不知道了。

    蘇明強嘆息一聲說道:“唉,這一件事情也是有些無語的了,不過我們也是不要指望那些家伙的了,自己出錢就是了,這一次倒是有很多的錢財在,這倒是無所謂了,幸好我那些錢都是已經弄到了銀行里面,要不然也是要出情況的了。”

    “呵呵,這事情也是無所謂的情況吧,要是他們真的是弄了很多錢,估計這一次都是已經完蛋了,有些遺憾啊。”

    郭陽笑著說道,他也是已經很看不慣那些家伙,這才是這樣的反應。

    蘇明強也是笑了笑,但是有些東西自己這邊都是知道,那是不現實的事情了。

    那些家伙是貪婪,但是也是不一定敢做出那么大的事情。

    要是一下子就是弄走多少錢,這也是要怎么樣的大案件呢?

    “算了,我們也是準備第二個情況吧?要知道,我想那些家伙都是會有可能將事情給處理一番的了,我們都是要將這些案件給弄好,這都是一些社會案件一樣的了。有些時候,一些家庭出大事情,那就是因為這些事情的了。”

    郭陽很是嚴肅的說道,因為他的神情,這也是導致這一件事情被人給在意的了。

    “這一件事情我們都是會去處理的了,到時候我們也是會親自去看看,要是有什么情況的話,那也是好第一時間處理吧?”

    “這樣的事情倒是這樣的情況,反正我也是感覺到,很多的事情都不是那么簡單的了。”

    “唉,我真的是想不明白,那些家伙為什么好好的日子不過,硬生生要搞出那么多的事情呢?”

    蘇明強都是有些無奈的說道,他雖然不想搞出太多的事情,但是有些東西都是已經出現了,他自然也是要處理一番的了。

    郭陽想了想說道:“實際上,這一件事情也是很可以理解的了,你都是可以想想,要是你的日子都是一直這樣的話,那是沒有什么情況,但是你小時候一直都是被父母給這樣教育的話,這會是什么樣的情況呢?”

    “唉,這樣的事情也是真的,我之前有一個親戚就是這種情況了,他們一直都是教育自己的女兒,那是怎么樣都要支持自己的兒子,這導致許多的事情出大情況了。”

    蘇明強一下子就是想到了很多的事情,因為這些事情都是生活之中很頻繁的事情,這才是會導致一些太大的情況吧?

    郭陽倒是沒有什么特殊的想法,他笑了笑說道:“這一件事情也是麻煩你們的了,還是希望你們將事情給處理好。”

    “嗯,我們都是會去的了。”

    徐弈航等人都是知道,自己這些人才是要跑腿的家伙。

    要是郭陽什么樣的事情都是要去做的話,這還可以做什么樣的事情呢?

    當然了,他們現在時間也是不算晚,這事情都是可以去的。

    只是郭陽也是不知道在想什么東西,他竟然也是表示自己也是要一起去。

    這事情就是有些特大的情況了。

    這不,一群人都是一起出現在那邊了。

    當他們在那邊的時候,他們的心情也是有些特殊的了。

    因為他們也是第一次一群人去執行這樣的事情。

    蘇明強和郭陽在車上看著前面,兩個人的心情都是有一些不一樣的了。

    “你這一次為什么要跟著來呢?我也是有些不明白,按照你之前的情況,你直接在這邊等著不就是了。”

    蘇明強一臉疑惑的詢問道,他是真的好奇這一件事情,這才是這樣的情況。

    郭陽卻是笑著說道:“實際上,許多的事情都說不重要的了,你也是不需要想那么多,要是這些家伙可以撐著到最后的話,我也是很高興的了,我只是想要培養一番他們。”

    “這個事情也是說不準啊,我們都是已經不一定可以掌握好什么東西的了,主要是有些人也是在看著我們,估計都是想要和我們這邊打擂臺的了,明天的一些東西,你真的是想要將那些事情給弄出去嗎?”

    蘇明強也是知道,這樣的事情會造成很大的輿論壓力的了。

    畢竟這樣的事情搞出來,有多少人會去看那些親子鑒定之類的東西呢?

    “呵呵,這一件事情有什么好奇怪的啊?每一個人都是要對自己的事情負責,實際上你還是不清楚啊,有些家伙出軌的概率,那是真的大,我也是知道太多這樣的事情了。還有一些事情,那也是不要說什么,有些家伙是自己找麻煩而已。”

    郭陽的心思都是不知道在想什么東西,至少蘇明強是不明白郭陽的心思,這才是這樣的反應。

    要不然的話,那也是不可能會是這樣說的了。

    郭陽也是沉默下來了,畢竟有些東西他自己都還不是那么清楚,該怎么一步步來。

    不過郭陽一直都是想到了一個笑話,要是每一個孩子上戶口什么都是要弄什么親子鑒定的話,估計全國就有三成的人會離婚,甚至血案都是會冒出來了。

    所以這樣的事情一直都是沒有被人給弄出來,誰都是擔心這事情會弄出什么血案啊。

    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啊?

    當然,這也是對很多的男人有很大的壓力吧?

    因為很多的男人,那是怎么樣拼命,但是養了孩子幾十年之后,最終才是發現自己的孩子不是自己的。

    這是一種無法言說的悲傷了。

    “你不會是在擔心一些人的孩子事情吧?”蘇明強也是好像看出了郭陽的心思一樣,他也是直接說道。

    郭陽是搖了搖頭說道:“這一件事情也是有些,但是我也是知道不能夠是我弄出這樣的事情,要不然也是一會有些麻煩的了。”

    郭陽可是知道以后自己也是有許多的事情要做,要不然也是有可能會有麻煩的了。

    聽到這話,蘇明強想了想說道:“實際上,我一直都是在想,你這樣的家伙會走到什么樣的地步,我現在都還不是那么清楚,你搞出那么多的事情是想要干什么呢?畢竟這樣的事情隨便一個,那都是可以夠許多人一輩子自豪的,但是你卻是有那么多。”

    郭陽這一段時間弄出的社會熱點,那是真的多啊。

    可以說當地不少人,那都是跟著郭陽這邊的步伐走的了。

    即使是遠處的一些家伙,那都是這樣。

    因為大家都是想要有一些事情共鳴,然后才是可以討論一番。

    “這一件事情有什么樣的說法呢?實際上,我也不是那么清楚這一件事情該怎么樣的情況,要是可以的話,我還是希望這些事情給好好處理一番。我沒有什么太大野心,我只是想要做好事情而已。”

    郭陽都是不明白自己的心思,這才是這樣說的了。

    既然郭陽都是已經這樣說了,那蘇明強也是不說什么廢話了。

    因為那些人都是已經回來了。

    
后二复式